傻狍子阿狸

佛系产出




和其他产粮的太太相比真是差太远了orz

像我这种也只能写写小段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恋】(飞燕×灵蛇)

嗯🤔🤔🤔飞燕这个时候应该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吧(吧唧吧唧……jpd.)










——————————————————————————————


飞燕端着沏好的茶和点心走向院子,这个时候灵蛇多数是在院子里看书的。他低着头看着盘里小巧玲珑的点心,这是灵蛇带他去江南的途中曾吃过的一种小点心——粉红色,小小的一块,软软糯糯的。飞燕并不喜欢这种口感,也不爱吃甜食,但他发现灵蛇偏爱这种甜点。





以前在外用膳后灵蛇都会点上一盘小点心,一手撑着下巴,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眼睑微微瞌上,略长的睫毛就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悠闲地就好像要这么睡着了一般。






而这点心是他们在小镇逗留的那几日里,飞燕偷偷跑去跟点心师傅学习如何做的,还被点心师傅调侃说这是学了要去讨哪位姑娘的芳心,肯这样用心的小伙子可不常见啊。飞燕听了后红了脸,低下头不说话了……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这点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玲珑相思糕。又因为主要食材是红豆,所以寻常百姓习惯叫它红豆糕。






想着想着,飞燕就走到了院中,远远望去灵蛇果然在桌边看书。这几日春光正好,灵蛇也十分愿意在用完午膳后去院子看会儿闲书,活动活动。






阳光透过层层茂密的树叶缝隙撒在他周身,那一头卷曲金黄的发也愈发显的温暖柔软起来,斑驳的光影使来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飞燕不由自主就想起了那人温柔恬静的脸。






温柔,恬静,这可和灵蛇搭不上边,可那又确确实实是属于灵蛇的,只是旁人绝不会看见罢了。






轻轻走到灵蛇身边,飞燕发现他正闭着眼,呼吸绵长。也不知是阳光太暖,还是花太芬芳,气氛正好,只见飞燕手上任端着托盘,弯下腰,轻轻地靠近灵蛇的脸颊,嘴唇迅速地碰了碰他温热的脸颊,然后悄然退开。












等灵蛇睁开眼后,只见案几上摆着精致的点心和清香的热茶,而端茶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家里新来的小可爱(´▽`ʃƪ)

【腐向】那什么的七夕

对话聊天体,不长,含腐向燕蛇,毒箫,曦孤

本来是想写贺文的,最后居然搞了这个鬼东西
( ´゚ж゚` )

无剑:七夕节祝你们玩的开心啦!!!有情人终成眷属啦!!!无剑难过啊!无剑没人权啊!!无剑不干啦!!!

——————————————————————————————

无剑:那个,今日是七夕,大家都没活动吧,要不来我这开party啊!@全体成员

灵蛇:你那儿有什么好玩的。

分水:诶,party好玩嘛?可是我正准备和小虎去逛庙会呢!听大哥说庙会很好玩!有很多人,很热闹,还有好多好吃的!

无剑:(ノ`⊿´)ノ我这里怎么了!!!

淑女:诶呀,我已经和小君说好了也要一起去庙会啊。真是对不住了无剑,我帮你问问曦月和孤剑怎么样?

飞燕:抱歉,飞燕不能去了。

曦月:不用问了,我和孤剑有约了( ͡° ͜ʖ ͡°)✧

无剑:(。・ˇ_ˇ・。:)

秋水:知道了,但是不一定会去^_^

无剑:你是不是也有约了。

秋水:还没约到^_^

无剑:……那你加油!祝你成功!

毒龙:不去,@分水  记得把你大哥也叫出来。

分水:嗯?为什么你不自己叫Σ(゚∀゚ノ)ノ

灵蛇:嗯

无剑:老蛇,你嗯什么嗯,你也要去逛庙会?!

孤剑:抱歉,无剑,我和曦月约好了今晚一起喝酒。

无剑:有种不好的预感……孤剑你今晚小心点……

孤剑:劳烦你担心了。

飞燕:@无剑 不是的,尊上说今日不想出门,外面吵吵闹闹的不如山庄里清静自在,飞燕定是要陪着尊上一起的。

玄铁:等我问问我家那两小子愿不愿意去。

神雕:等等,本大爷还没去过庙会呢,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么?

灵蛇:哼。

无剑:哦(≖_≖ )不打扰你们了。

毒龙:@分水,让你叫你就叫,别找揍。

分水:╯^╰那我跟大哥说你一回来就要揍我。

玄铁:他们说想去庙会玩啊,@神雕  想来就得把你那翅膀收一收。

毒龙:罢了,你小子不靠谱,还是我自己去叫吧。

无剑:我……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这样!!!

神雕:好的,本大爷试试看。

无剑:都没人理我的嘛!喂!

玉箫:我都看到了。

分水:大哥!你看,毒龙说要揍我!

毒龙:师傅!我……

玉箫:怎么不回岛上。

毒龙:本是要回的,但今日正好过节,我想跟师傅一起……

玉箫:好啊,正好分水也要出门,顺路一起去逛逛也无妨。

分水:"(º Д º*)

无剑:我的妈,你们一对对的……有人体会过我的感受嘛(*꒦ິ⌓꒦ີ)

灵蛇:哼哈哈哈哈哈哈

无剑:你居然还笑!!!死gay!

灵蛇: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嘛?!

      (无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飞燕:什么是死gay?

毒龙:来来来,小窗我跟你讲。

无剑:毒龙你又知道了!!!!!

御蜂:其实我也想出去玩呢。

无剑:小蜜蜂你也想去庙会嘛?就没人陪我嘛?

御蜂:嗯,其实我们在古墓里很久了,有时也想出门看看。还有啊,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这样不就有人陪了。

金铃:嗯。

无剑:呵,在这物欲横流人心冷漠的世界,只有正太才能带给我一丝温暖。

毒龙:恶心。

无剑:!!!!!!!!!(╯‵□′)╯︵┴─┴



【燕蛇】是玩具车

背景就是灵蛇去敌方组织卧底了一年多,飞燕不能和他有过多接触,但是思念成疾啊,就偷偷背着组织来和灵蛇见面了【是开车!】

背景就是浮云,都是为了开车

嗯,别的太太的车都是小破车,自行车,三轮车,那我这个就是玩具车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车车

【当婶婶生理期时...】

就是当婶婶生理期时,刀刀们会怎么做,大概是乙女向......【嗯?什么叫大概?】

 

私心带一点髭膝,tag就不打了www

 

——————————————————————————————

 

【膝丸的场合】

 

“主人,我拿冰西瓜进来了。”

 

“抱歉,膝丸,我这几天不能吃冰的......”

 

“诶,这样啊。那西瓜我可以拿走嘛?”

 

“嗯......当然,膝丸你能帮我......”

 

“尼桑!我这里还有西瓜哦!你要吃嘛!”

 

“......”

 

好好听我把话说完啊......真是一点都不贴心呜呜呜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哟,大将,我找您有点事......”

 

“啊......你说吧......”

 

“嗯?您的声音听起来不对劲啊?”

 

“诶?有这么明显吗?”

 

“大将,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我或许能帮到你。”

 

“那么,药研你能帮我拿个毯子并且拿杯红糖水吗?”

 

“嗯,好的。”

 

“谢谢。”

 

“没关系的大将,你可以稍微依靠一下我。我会陪在你身边,不会让你死掉的。”

 

死掉什么的就太严重了啦。不过谢谢你陪在我身边,药研。

 

【石切丸的场合】

 

“哦呀,你怎么了嘛,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是啊,我现在有点不舒服呢。”

 

“这样啊,那么让我来为你驱除病痛吧。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我觉得好多了,能麻烦你帮我拿一杯热水吗?”

 

“当然了。”

 

哇,感觉真的不痛了呢~石切丸不愧是神刀啊~

 

【信浓藤四郎的场合】

 

“大将,我进来了!希望没有打扰你~”

 

只见婶婶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

 

“大将,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去找药研啊?”

 

“嗯~不用了,我只是肚子有点痛,盖着被子让我暖和起来就没事了。”

 

“真的没有生病吗?大将不要让我担心啊?”

 

“当然不是生病啦,信浓不要担心了。”

 

“那......那我能到大将的被子里去吗?大将抱着我应该会暖和很多!”

 

“诶////////”

 

“嘿咻~这样大将有没有暖和起来啊?”

 

“嗯......嗯,有暖和呢。”

 

好害羞啊/////////不过信浓也很可靠呢!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阿鲁基,我把午饭拿过来了!”

 

“嗯,好的谢谢了。”

 

“阿鲁基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胃口也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啊,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啦。我是......生理期到了,肚子有点痛,做好保暖就没关系了。”

 

“生理期?保暖?阿鲁基!我马上给你安排好!”

 

“诶?”

 

眼看着长谷部飞速铺好床铺,从柜子里找出大量加厚棉衣,灌好热水袋。

 

“阿鲁基先不要工作了,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啊!快,现在就去床上躺着。”

 

“好的好的,我会好好保重身体的。”

 

嗯,长谷部果然很贴心呢!

 

———————————————————————————————

 

长谷部:那当然!我可是合格的主厨!【叉腰】

脑洞小段子🤔🤔🤔

当飞燕还没来山庄时,灵蛇一个人在昆仑山究竟是怎样生活的【其实是秀恩爱】

1.
【以前】

这个菜应该这样做,这个汤那样弄。嗯,对就是这样,色香俱全看起来很好吃。

“啧,这个味道……”

于是叫来蛇侍把菜倒了,跑到山下酒楼凑活了一顿。

酒楼吃多了之后,觉得腻味了,又想着做菜也没那么难,不就是像制药配毒一样简单嘛?

最后,灵蛇厨艺满点!

【飞燕来了之后】

“飞燕,这个菜有些咸了。”

“属下赎罪!飞燕马上从新做!”

“别麻烦了,凑活着吃。”

“是,飞燕委屈尊上了……”

“坐下,就这样吃吧。”

“好的,尊上。”

于是,飞燕下定决心要提高自己的厨艺。

【现在】

“飞燕的厨艺如今能到达这个高度,都是尊上的功劳!若不是尊上的督促,就不会有现在的飞燕!”

“嗯,孺子可教。”

——————————————————————————————

其实尊上比飞燕会做菜!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2.
【以前】

“嗯?后山的蛇怎么又死了,本尊很忙啊,也不能时时刻刻照看着。”

于是在山下抓了普通村民来帮忙照顾毒蛇,但由于每次抓来的人都会被吓地逃走,毒蛇仍然会死掉,索性就没有再养了。

“哼,胆小如鼠!”

【飞燕来了之后】

有人帮忙照顾蛇蛇了,开开心心又养了一窝

“飞燕,后山蛇窟里的蛇就由你来照顾了。”

“是!飞燕定不辱尊上使命!”

一段时间后发现飞燕把蛇养的很好,就决定扩大生产规模。

【现在】

“昆仑山毒蛇山庄毒蛇便宜卖啦!通通十文一只十文一只,你可以炼毒,制药,杀人,泡酒!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啊!通通只要十文一只!十文一只啊!”

——————————————————————————————

嗯???我TM写的什么SB玩意儿ヽ(`д´)ノ




一个后续

吸血鬼燕和药剂师蛇的一个后续

两个人在一起后飞燕一直靠着蛇制作的药水活着,蛇偶尔会让飞燕吸食自己新鲜的血液。但是飞燕心疼自家蛇,吸过几次血就不肯再吸了,而且安慰蛇蛇他的药水还是有用的,自己并不会比普通人类弱。

恋爱的时候飞燕有过想给蛇初拥的意思,但是蛇不喜欢变成吸血鬼。他认为自己身为人类就很强大,并不需要成为有很多弱点的吸血鬼,而且需要靠着吸食血液才能活。顺便对飞燕表达了【并不嫌弃你】的意思并且说出了【会好好养着你】的话,虽然人类的寿命没有吸血鬼的寿命长,以后不能陪在飞燕身边,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飞燕表面上同意了,暗地里却一直在想着法子怎样让蛇接受自己的初拥……

由于蛇行为处事太比较随意,得罪了一拨人,仇人趁飞燕不在蛇蛇身边时偷袭了蛇。蛇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飞燕闻到了熟悉的鲜血味到寻过来时,蛇的生命迹象已经很弱了,于是飞燕把初拥给了蛇。等蛇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吸血鬼后,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和飞燕说话,在飞燕的劝说和安慰之后就慢慢和好啦!

最后蛇和燕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
初拥就是吸血鬼吸食人类的血液,然后再让人类喝下吸血鬼的血液,初拥就完成了。给出初拥的吸血鬼名义上是人类的母亲或父亲

想了想,觉得初拥这个事尊上对飞燕做比较合理,高傲的吸血鬼蛇和忠心的人类燕也很好吃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吸血鬼燕✘人类药剂师蛇  

【末日之花】

题目与文章无关😂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这是一个幼燕【说是幼燕,其实已经16,17岁了】被捡蛇回家的故事,细节没有写的很清楚,东邪打了个酱油

————————————————————————————

一脸睡眠不足的药剂师在乱糟糟的房间里配制药剂。

“啧,又搞砸了!烦死了!”

可见调制出的药剂并不如意,工作台上堆满了瓶瓶罐罐还有一堆分不清有什么作用的药剂和药粉。他把一头金色大波浪的卷发随意地扎起,又顺手把桌上的药剂配方重新拿过来看一遍,接着漫不经心地往之前的药水里加粉末。

“咚咚。”

“谁?”  

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有人敲门?灵蛇脱下手套打开房门,就看见自家门口倒下了一个小孩,年龄不大但全身脏兮兮的看上去很虚弱,银白色的长发粘满血污,脸被头发盖住什么也看不清。灵蛇本不是好心的人,他可不想被什么奇怪的小孩缠上。

“喂,你要躺着的话去那边,不要睡在这里。”灵蛇踢踢他。见他没反应也不想再去做多余的事了,正准备关上门时,就见那小孩翻了个身抱住他的腿。

“求……求你……”

当他看见小孩那双血色的眼瞳时就停下了动作,也不知撞了什么邪,就让这小孩进屋了。小孩进屋之后什么也没说就找个角落自己蜷缩着闭上了眼睛。

【他的眼睛……居然是血红色的……呵,有趣的小鬼。】

第二天醒来灵蛇就看见这小孩趴在床头边看着自己,苍白的脸,血红的眸子……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故作镇定:“你给我离远一点,脏兮兮的!”。

“唔……”

“你……先去洗个澡,穿这件衣服,等会我要问你一些问题。”灵蛇随手拿起一件自己的旧衣服递给他。

“吃吧。”灵蛇等他洗完后端给他一份早餐,然后靠在工作台边。

“唔,谢谢……”

“你叫什么?”

“飞……飞燕……”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唔……被……被人追杀……”

“呵,我说,你这小鬼不是人类吧?”

飞燕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你慌什么,我开玩笑的。你的眼睛是被人下过毒才变成这样的吗?”灵蛇嘴边挂着一抹微笑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眼睛。

“……”

见飞燕不回答,他也不生气。

“不说也没关系,如果你还想留在我这里的话就给我乖乖听话,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我……我想……留下,先生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呵呵,这就开始表忠心了吗?】

“哦~做什么都行嘛!我正好缺个试药的人呢!”

灵蛇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收留了这样一个神神秘秘的小鬼,这几天他一直在观察飞燕,自己给他的药剂他毫不犹豫地喝了,每次让他出去找药草他都能很快回来,而且从来没出过错。自己制作药剂时他会跟在身边转悠,在适当的时机给自己递药水,之后还会帮自己收拾工作台。

【嗯,不错不错,挺聪明的嘛!】

他发现自己每次对飞燕随口回复的“嗯”,“你做的很好”,诸如此类的话之后,飞燕都会开心好一阵子。

“啧,该死!”灵蛇在想着飞燕这几天的表现,一不留神被小刀片划破了手指。

“先生!把手套脱下来!”不能让伤口触碰到药剂!飞燕急急忙忙跑过来帮灵蛇脱掉手套。

“飞燕,你太紧张了,只是划破手指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灵蛇见飞燕那紧锁的眉不禁安慰他。

“唔……飞燕……你……”

只见飞燕伸出舌头舔了舔灵蛇的指尖,灵蛇激动地一手推开了飞燕:“放肆!你疯了嘛!”

“先……先生,我……”

飞燕忍不住对鲜血的渴望,只见他全身颤抖,那双眸子变得像是快要滴出鲜血,把脸色衬的更加苍白。

“飞燕!你怎么了!”

“先生!先生快把我打晕,我受不了了!”

灵蛇一手砍向飞燕的后脖颈,然后飞快地抱起他冲出门。

“老东邪,你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吗?”

“你说他舔过你的血,而且看他的样貌,应该是……”

“呵,我就说,这小孩肯定不是一般人。”

从玉箫那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把飞燕背回来之后就趴在工作台上开始制作药剂了,这药剂一定要在飞燕醒来之前弄好才行。

“嗯……先生……”

“哦,你醒了?快把这个药剂喝了。”

灵蛇一脸疲倦地从工作台那边走过来,递给他一瓶血红的药剂:“颜色很像吧,你试试味道怎么样,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了。”

“先生!”

“快喝!”

“是。”

飞燕难以置信,这药剂喝起来像……血液!难道灵蛇他已经知道了!我……我还能在他身边待下去吗?他是不是就要赶我走了?我还不想走,我……还想留在这里,留在他身边……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要瞒您的!我怕告诉你之后你会把我赶出去!先生,我不想走!”

“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你赶出去了,我不是说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让你留下来吗?”灵蛇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此刻心情烦躁。而飞燕听了这话就已经明白灵蛇的意思了。

“是的!先生!我永远不会背叛您!”

————————————————————————————
【完】

渣渣临摹一个幼久,他超可爱!!!